TOP

小木屋
2021-03-15 17:40:57 来源: 作者:毛若涵 【 】 浏览:135次 评论:0

  1小木屋

  少女抱着婴儿来到一个破木屋,木屋上长满了青苔,落叶覆盖了小木屋,让木屋变得十分有灵气,木屋里设施十分简陋,一位身材瘦削的中年妇女正在火炉旁忙活着,浓烟滚滚,香气喷鼻。妇人听到脚步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回来了?”她开口说道。

  “嗯。”少女轻轻应了一声,“妈,这是我在树林外的土砖瓦块上抱来的。”

  妇人转过身子,看见少女手中抱着正熟睡的婴儿,满是汗水的脸变得和蔼又诧异,“这是?”

  “我看他应该是父母扔在那儿的,就把他捡回来了。好,我们要不要抚养他?”少女用恳求的目光盯着妇人。妇人为难的轻声说:“可是七儿,我们家家庭条件那么困难,我们自己都吃不饱穿不暖,更何况是又多了一个人,我们连能不能将他抚养大都不知道。”

  名叫七儿的少女急切地回道:“可是他连个亲人都没有,如果我们不抚养他,他连活下去都很困难,大不了我辍学,就可以省下学费用了,这下应该可以了吧?”

  妇人看着七儿的眼睛,她的心一软,微微地点了点头,七儿立刻笑着把婴儿递给妇人,怀中的婴儿正嘟着嘴睡觉呢。妇人慈爱地接过婴儿,“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七儿你想好他的名字了吗?”“嗯?”七儿摸着下巴思考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妈,还是你给他取吧。”

  妇人笑盈盈地想了一会儿,“既然你叫七儿,那他就叫八儿吧。”

  “好。”七儿笑嘻嘻地说,“这个名字好记。”

  妇人慈爱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好了,快去把衣服换了,马上就开饭了,把八儿放到你房间里,让他睡醒了再吃。”

  少女应了声,欢欢喜喜地抱着八儿跑进房间。妇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向热气腾腾的锅里撒了把葱,再用大铁勺把锅中的菜都捞进了大海碗里。等七儿再出来的时候,桌上已摆好了碗筷,她迫不及待地跑到木桌旁,吸了吸鼻子,不由得赞叹道:“哇,好香啊。”

  妈妈弹了一下七儿的额头,“好了,快吃饭吧,别贫了。”

  七儿吐了吐舌头,飞快地拉开凳子坐下来,大快朵颐。妇人一边给七儿夹菜,一边说:“慢点吃,不要急,别噎着了。”刚说完,七儿果真被呛了一下,脸胀得通红,不停地捶着胸口。妇人见状,赶紧倒了杯热水递给七儿。她慌忙接过热水,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喝完,她才轻松地吐了口气,“噎死我了。”她小声地嘀咕。妇人哭笑不得的刮了一下七儿的鼻子,说:“都叫你慢点吃了,你偏不听,看到没,噎到了吧。”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哇”的哭啼声,七儿吓了一跳,慌忙跑进床房间查看。当看到从床上摔下来的婴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妇人匆匆地跑来,见这情景,也忍不住轻笑。

  小小的木屋被欢笑声包围。夜,静了,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中。



  2十年后

  十年后的小木屋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更加热闹了。木屋房顶上坐着一个小男孩,那正是十年后的八儿,他手中抱着一只小土狗,是五年前在草丛里找到的。男孩凝视着前方,望着那闹哄哄的学校。他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着渴望。正在这时,一位二十几岁的少女从木屋中出来,招着手让八儿下来,八儿立刻听话地从房屋上跳下来,正好跳到少女跟前,他问道:“什么事?七儿姐姐。”

  “八儿,你想不想上学?”七儿笑着问。

  “想是想,可是我们家这么穷,要是我再去上学,那家里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八儿低垂着脑袋,小声嘟囔着。

  “八儿,”七儿轻声说,“这么多年来,我和妈妈一直省吃俭用,你知道为什么吗?”

  八儿疑惑地抬起头,望着七儿充满笑意的眼睛,七儿缓缓地说着,语言间充满了温柔,“是因为那些省下来的钱就是为了供你上学的呀。”

  八儿惊讶地看着七儿,眼里满是惊喜,“真的吗?七儿姐姐,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怎么会骗你呢?这些钱能供你上完小学和初中呢。”

  八儿听到这话,心中满满激动,暖流充斥着他的全身。八儿感到轻飘飘的,脚有些发麻,腿也有些发软。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回房休息吧,阿花让我来抱就行了。”

  八儿流着激动与喜悦的泪水,艰难地迈着步子。回到房间,他一下子倒在床上,床是用木头做的,八儿倒上去发出咚的一声,看上去让人心头一颤,八儿却一点痛意都没有,还露出喜悦的笑容。他不由自主地笑着,流着泪的眼帘上满是激动。在不知不觉中,八儿渐渐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爬下床,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光着脚走出房间。“昨天夜里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到我真的能去上学了。”八儿心里默默回忆着。

  厨房里的中年妇女,正在煮着稀到不能再稀的米粥。看到八儿睡醒了,她忙碌的身子才停了下来。

  “八儿,醒了?快过来,把筷子放桌上。”她看到八儿呆呆地望着她,又担心地问,“怎么了?昨天没睡好?”

  八儿缓过神来,“妈,昨天我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我梦到我能去上学了!”

  妇女笑了笑,说:“这哪是什么梦啊,这是真的啊,你可以去上学了。”

  八儿心中的苦渐渐被甜冲散,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可是……可是……”

  “好了,别说了,快把筷子放桌上。”中年妇女慈祥地笑着,用手指了指筷子。

  八儿欢呼着抱住妇女,妇女抚了抚他的头,然后把筷子递给他。八儿接过筷子,蹦蹦跳跳地绕着木桌跑。

  刚睡醒的七儿从房间里走出来,“干什么呀?一大早就这么吵。”

  八儿看见姐姐,立刻扑上前勾着她的脖子,亲了一下她的脸,又跑去找阿花了。七儿无奈地摇了摇头,朝木桌走去。

  八儿整日整夜地欢呼着雀跃着,能上学,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比能过上好日子还要开心。他多少年渴望的学校,如今他就要成为其中的一员了。八儿简直快要疯了。

  七儿终于在这一天忍受不了了,她对八儿说:“八儿,你就别发疯了,你这不停地欢呼,我估计你疯之前,我就疯了。”

  八儿听到了七儿的话,终于不再欢呼和傻笑,悻悻地坐在凳子上吃饭。但一想到九月就能去上学,他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欢呼。

  平静的一天过去了,迎来的是漆黑的夜晚,许久不曾睡过好觉的八儿,终于在今晚睡了一个踏实安稳的觉。木屋周围只能听到鸟儿的啼叫,一片祥和。




  杨校长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答道:“是这样的,如果您的弟弟知识量超过了一年级新生的话,我们可以考虑让他直接上二到三年级的课程。如果知识量没有到二年级的水平,我们建议还是让他跟着一年级学。”

  七儿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接着问:“那怎么样才能知道他有没有到二年级水平呢?”杨校熟练地说:“您把您的弟弟带上来,我会问几个问题,看看他能否跳级?”

  七儿应了一声,从木凳上站了起来,向杨校道了声谢,便匆匆地下了楼。快速地奔下楼后,七儿理了理乱了的头发,对着正在疯玩的八儿招了招手。八儿立刻乖巧地跑到七儿面前,七儿自然地摸了摸八儿的头发,帮他把汗擦干后,温柔地说:“八儿,你喜不喜欢这个学校?”八儿点了点头,大声地“嗯”了一声。七儿高兴地说:“如果你想上这个学校的话,得和我去校长办公室一下,校长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回答完后就可以上这个学校了。”八儿迟疑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七儿拉着八儿软软的小手,向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校长正泡着一壶红茶,茶香弥漫了整间屋子。八儿惊异地往前探了一步,看到正在泡茶的杨校,奇怪地问:“这位伯伯,您的头发怎么这么少啊?”

  七儿咳了一声,对杨校笑了笑。杨校摆了摆手,和蔼地说:“本来呢,我的头发和你一样多,但是呢……”八儿的身子往前探了探,“然后怎么了?”

  “但是呀,我有一次洗头的时候,误把脱发水当成了洗发露,抹在了头上,结果就成了这样。”

  八儿哈哈地笑了起来,消停了后,便跑到校长旁边坐了下来。

  杨校对着七儿点了点头,绅士地说:“七儿小姐,能让您的弟弟和我单独聊会儿天吗?”

  七儿迟疑了一下,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再慢吞吞地走出了办公室。

  杨校面对着八儿坐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八儿开心地答道:“我叫八儿,你叫什么名字?”

  杨校也认真地回答:“我嘛?你就叫我杨校吧。”

  “你没有名字吗?”八儿疑惑地问。

  “有啊,可是别人都叫我杨校,所以我都要把我的名字忘了。”

  “啊?”八儿惊讶地叫出声,“名字也能忘了?那我叫你杨伯伯行吗?”

  “可以呀。”杨校点了点头,“叫我什么都行,只要姓没变就可以。”

  八儿偏了偏脑袋,继续问:“学校里有多少人?”

  “大概100多人吧。”杨校想了想,回道。

  100多人?”八儿奇怪地眨了眨大眼睛,“正常的学校不是应该有几千人的吗?”

  “这说明我们的学校不是正常的学校啊。”杨校笑盈盈地说。

  “那我们的学校是什么样的呢?”八儿好奇地问。

  “我们的学校有很多不同之处,你想知道哪些?”杨校和蔼地说。

  “嗯?”八儿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想知道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什么样的?”

  “学校的老师一个人就会全部的副课和语数外三门主课,而且老师会根据你们的意见调整科目的顺序。”

  “真的吗?太好了,那如果同学们意见不统一怎么办?”八儿激动地问。

  “如果意见不统一的话,同学们就可以先学自己喜欢的科目。”

  “那学校有几个老师呢?”

  “一共就6个,分别教一到六年级的课程。”

  “啊,那杨伯伯会不会来教我们呢?”

  “有时候会,但下午的休息时间,我会带你们出去玩。”

  “怎么下午会出去玩呢?不用上课吗?”

  “如果你们把所有的科目都学完了,我会带你们出去玩你们想玩的游戏。”

  “哇,真是太好了。”八儿欢呼着,“那学校的饭菜是什么样的呢?”

  “学校的饭菜表会贴在告示栏上,你想吃什么就在后面打钩,我们会帮你们做。如果你想带回家给家人尝尝,也是可以的。而且每月的饭菜表都会更换。”

  八儿高兴极了,他心里想:可以把学校的饭菜带回家给妈妈和姐姐吃,这样每顿都可以吃饱了。

  杨校继续说:“我们学校中午会睡觉,你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宿舍。”

  “每个宿舍都不一样吗?”

  “是啊,有的宿舍是和风的床,有的是英国的床,有的是黑色的被子,有的是粉色的被子,有的是蓝色的被子……”杨校说得眉飞色舞。

  八儿十分认真地听:“我们能出去野炊吗?”

  “可以呀,我们会给你们安排很多活动。会去写生,烧烤,露营,游泳,演讲,这些事情都是由你们自己组织和分配。”

  “任务都是我们自己做吗?如果我们不会该怎么做呢?”

  “你们可以请教高年级的哥哥姐姐帮你们呀,他们会很乐意教你们的。”

  八儿点了点头,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时针已经要临近3点了,“杨伯伯,我们已经聊了很长时间了,姐姐还在外面等呢,要不,我明天再来和你聊天吧?”

  “好啊,很高兴你能陪我聊天。”杨校开心地笑,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

  杨校和八儿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七儿正一脸焦急和紧张地站在门口,看见杨校和八儿走出来,她赶忙上前询问:“杨校,我弟弟……”

  “明天让他来上学吧。”杨校和蔼地说。

  七儿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她握住杨校的手,激动地说:“太感谢了,杨校,谢谢您让我弟弟八儿在这儿上学。”


  “不用谢我,这孩子天生聪明伶俐,他在这儿上学是我的荣幸。”

  “不敢不敢。”七儿松开了杨校的手,喜悦言语言表。七儿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正向西,一点一点地消失。夕阳洒在了地上,温暖而美丽。

  七儿对着杨校抱歉地说:“时间不早了,我带我弟弟先回家了,后会有期,杨校。”七儿拉着八儿朝杨校摆了摆手,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夕阳下,一大一小手拉着手,余晖撒在他们身上。站在办公室前的杨校轻叹一声,转身走进办公室。

 

  上学第一天

  八儿睡上美美的一觉后,激动地从床上爬起来,胡乱地吃了几口饭,就背上书包奔出家门。

  学校的大门才刚刚敞开,八儿就兴奋地跑进去。门口的大爷惊讶地看着八儿,喊:“小朋友,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班级里门还没开呢,你先去校长办公室等一下吧。”

  八儿想了想,向门卫道了声谢,便往校长办公室跑去。来到办公室前,八儿敲了敲门,就开门走了进去。屋内茶香四溢,校长正坐在沙发里悠闲地喝着茶。看到激动的八儿,只是笑了笑。

  八儿把轻便的书包放到凳子上,跑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杨伯伯,我来了,我在哪个教室上课?”

  杨校思索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随便哪个教室都行啊。”

  八儿点了点头,又问:“那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八点半。”杨校长回答道。

  八儿抬头看了看钟,现在才七点十分,离上课时间还早呢。他看着杨校恳求道:“我能不能出去逛一逛?”

  “可以呀,但不能出校园哦。”校长指了指远处的一片树林,“那里也不能进,因为里面有一些庞大的动物,会把你弄伤。”

  八儿朝杨校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一片很大的森林,森林里还有一些声音发出。大概是杨校所说的动物,八儿心里想。他向杨校保证道:“我绝不会进森林的。”杨校摆了摆手,八儿立即开心地跑出办公室,向操场跑去。

  操场上有一个超大的蹦床,八儿惊叹了一声,脱了脚上的鞋,迫不及待地爬到蹦床上,疯玩起来。

  20分钟后,一个胖胖的男孩和一个又瘦又高的男孩,向蹦床跑来。胖男孩年龄在八九岁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憨厚。又高又瘦的男孩跟八儿差不多大,脸上有着孩童的顽皮。

  八儿盯着这两个越来越近的身影良久,然后向两个人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八儿,你们叫什么名字?”

  胖胖男孩说:“我叫小白。”胖胖男孩又指了指身边的人,说,“这个人是我的邻居,叫黄米。”黄米盯着八儿,左看右看,奇怪地问:“哎,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你是新来的?八儿,要不我们交个朋友?”

  八儿听到两人要和自己做朋友,开心地手舞足蹈。“真的吗?你们真要和我做朋友吗?我以前一个朋友也没有,只有姐姐每天陪我玩。”

  两人惊讶地张大嘴巴,小白问:“你以前没有朋友?”

  “对呀。”八儿沮丧地说,“我家里没有钱,住的地方很偏僻,那里没有小朋友能跟我玩。”

  “没关系,那以后就让我们陪你玩。”黄米伸出一只手和八儿的手握住,小白也高兴地伸出一只手和八儿的另一只手相握,三人的友谊便从相握住的手开始了。

  赶过来的杨校看到这一幕,欣慰地笑了。他朝这里招了招手,三个小孩立即跑了过来。杨校慈祥地说:“现在已经八点了。这是你的书包,八儿,快去教室吧。”



  第一节课

  教室里乱哄哄的,八儿和另外两个人跑进教室,任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八儿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教室里分为很多部分,每个部分都是学不同科目的地方,不同的地方都有玻璃和窗帘挡着。

  八儿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见小白和黄米都去了音乐教室,八儿也赶紧跟上。

  音乐教室里有各种各样的乐器,八儿疑惑地看着这些造型各异的乐器,询问小白和黄米两人:“这些都是什么呀?”

  黄米摸了摸尖尖的下巴,笑嘻嘻地说:“这些都是乐曲,是用来演奏歌曲的。你要不要试试?”

  八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后,走到一架钢琴前。

  “噢,这是钢琴。”小白说道,“之前听老师弹过一次,弹的可好听了。”

  八儿好奇地盯着钢琴,“这个怎么弹呀?”

  小白走上前,打开了钢琴盖,指着琴键,对八儿说:“这些叫琴键,老师之前就是用手指连贯地按下这些琴键,才弹出美妙的乐曲。”

  八儿似懂非懂地对着小白笑了笑,然后坐在钢琴前的凳子上,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琴键。清脆悦耳的音符传进八儿的耳朵里,瞬间好似有魔力一样,八儿不自觉地陶醉了。又按了几个琴键后,掉入音符的世界里。黄米和小白惊讶地张大了嘴,最后却也逃不过音乐的陷阱,越陷越深……

  此时,正在演奏的八儿已落入音乐的大海中,尽情地遨游着。他好似看到了连绵的青山,宁静的森林,辽阔的大海,成群的大雁和最后那一丝残阳……

  清脆的掌声响起,接着越来越大。八儿从音乐的大海中探出头来,惊讶地看着正在鼓掌的黄米、小白、学生、杨校、老师……黄米大声地喊道:“八儿,你太厉害了,你弹的比老师还要好,简直就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歌曲。”黄米虽喊得很大声,但还是被热烈的掌声掩盖了。

  八儿感激地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杨校和蔼地走上前,拍了拍八儿的背,“八儿,你刚刚弹的曲子是谁的作品?”掌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好奇地竖着耳朵,仔细地听。

  八儿看着所有人后,盯着杨校,笑盈盈地说:“是……我的。”

  顿时,所有人都惊住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校也是如此,他缓缓地蹲下身来看着这个只有十岁的小人儿,八儿也紧紧盯着杨校。八儿能看到杨校眼底的激动和兴奋,“真的?”“真的。”八儿坚定地回答。

  杨校紧紧拥住眼前的小人儿,低声说:“孩子,你是一个音乐天才。好好努力,你会有至高无上的成就和荣誉的。”

  八儿乖巧地点点头,也在杨校耳边低声说:“杨伯伯,我会努力的。”

  所有的人都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所有人一拥向前,把八儿团团围住。八儿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被抛向天空。

  这是八儿十年来最美妙的一刻,也是他音乐之路的起点。

  八儿被放回地面,他感到十分喜悦,杨校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八儿,你还记得你刚刚弹的曲子吗?”

  八儿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那你能八儿它记录下来吗?”杨校递了一张白纸过去。

  八儿拿起黑笔,认真地记下了音符,递给了杨校。杨校看到白纸上大大的两个字——《自然》,顿时心中感慨万分。真是一个有灵性的孩子!杨校冲八儿笑了笑,转身对大家说:“时间不早了,大家赶紧去食堂吃午饭吧。”

  听到“吃午饭”这三个字,小白立刻就往食堂跑。黄米见状,连忙抓住小白,“胖子,吃饭也不等我和八儿?还是不是朋友啦?”

  杨校拍了拍八儿的肩,“快去,八儿。”八儿立即兴高采烈地和黄米、小白向食堂跑去。



  食堂

  食堂里人并不多,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后,小白激动地拉着黄米和八儿去打菜。被小白拉着的八儿好奇地问:“小白,食堂的菜好吃吗?多不多?”

  “多,可多了,至于好不好吃,你得吃了才知道。”小白眯着眼睛笑着说。

  八儿疑惑地跟着小白跑。小白突然间停住了。八儿赶紧也停下脚步,抬起头,八儿不禁叫出声来。只见琳琅满目的菜放在一个个的小木碗里,香气四溢,热气腾腾,不禁让三人口水四溢,迫不及待地拿起木盘子,把一个个美味的菜放进盘子里。刚回到座位,三人就赶忙大快朵颐起来。

  一顿狼吞虎咽后,八儿打了个饱嗝,突然想起家里的姐姐和母亲,连忙站起身,把几个他认为好吃的菜用袋子装起来。刚准备走,就听见身后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哎呀,这位小同学,谁让你把菜拿走的呀?”八儿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向宿舍走去。那个声音却再次响起,“看你穿的这么破烂,不会是家里没饭吃,想靠学校吃饭吧。”

  八儿虽然非常生气,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学校树敌。但一旁的黄米和小白却忍不了了,黄米转过身大声地喊:“谁规定学校的菜不能带回家的?人家只是想把学校的菜带回去给家人尝尝,和你有什么关系。人家有孝心,你怎么不知道学习还讽刺他。”小白则是捏着拳头好似想一拳把那个人打飞。

  就在三人在争斗时,杨校突然走了过来,微笑着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声音阴阳怪气的男生率先说道:“他想把学校的菜带回家。”说着,他指了指手上拎着一个大袋子的八儿。

  “哦,正逸,是我批准他把菜带回家的。”杨校慈祥地为八儿解释。被叫正逸的男孩还想说什么,杨校却打断了他的话,“唉呀,快上课了,赶紧去上课吧。”

  正逸愤愤地瞪了八儿一眼,跑着回了教室。黄米和小白也瞪着正逸的背影,八儿拉了拉他们的衣角,“我们也赶紧回去吧。”黄米不甘地吐了吐舌头,“那个叫正逸的人名字听着那么正义,怎么说话那么难听,还阴阳怪气的。”

  “就是。”小白附和道,“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要一拳打上去,把他打得晕头转向,连他亲妈也不认识他,哼。”

  “好了,快走吧,以后离这种人远一点,在学校我们尽量少惹是生非。”八儿劝说着小白和黄米。

  “好吧,但如果他再过来招惹你的话,我不能确定能不能控制住我自己的拳头。”小白捏了来拳头。

  “尽量控制住自己,如果他做得过头了,我们完全可以把事告诉老师呀,别管这事儿了,赶紧快上课去吧,不然,我不能保证今天能不能完成所有科目的学习。”八儿边走边说。两人无奈地耸了耸肩,对视了一眼,便跟上了八儿的步伐。

  回到教室,三人便投入学习中。没过一会儿,便把所有的科目学完了。黄米伸了个懒腰,“啊,今天的功课终于学完了。我们先回宿舍吧。”说着,便往宿舍的方向走。两人都很累,所以就跟着黄米往宿舍走。

  “哎,你们想选什么样的宿舍呢?上次我和小白睡的是原始人的洞穴,要不这次我们去睡海盗船吧?”黄米激动地比划着海盗船的样子,向另外两人投去期待的眼神。另外两人也都很赞同黄米的意见,跟着黄米向往海盗船的方向跑。



  宿舍争执

  宿舍的大门是海蓝色的,神秘又清新黄米推开门,八儿好奇地探了探脑袋,不由得了一声宿舍的墙是海蓝色的,还带有汹涌波涛和白色的海鸥,让人感觉好似真的在海上地上铺着黑白格子的地毯,上面画有海盗标志最里面是一个如同一样的双层床床的下层有两个被子,两个被子之间被隔了一层木板,显然是把床分成两半给两个人睡的

  八儿瞪大眼睛,迫不及待走进宿舍黄米拦住了八儿,指着旁边的柜子说“八儿,我们要把鞋放进这里的柜子后才能进去,柜子里面有蓝色黑色白色的拖鞋,你可以任意选一

  小白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退出宿舍,脱下鞋子,然后毫不犹豫选择了黑色的拖鞋姗姗来迟的小白跑了过来,边喘粗气边换上白色的拖鞋黄米耸了耸肩,换上了蓝色的鞋子和另外两人进了宿舍

  看着海盗船三人又犯起了难,谁睡上层呢黄米是三人最高的,睡上层容易撞到头小白虽然个头不高,但比较胖也不好睡过的上层。八儿看了看黄米,又看了看小白,自告奋勇地爬上了上层黄米和小白无,选择了下层

  下午的太阳暖阳洒在三人身上,暖洋洋的在这和谐的时光里突然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哎呀,这不是中午的穷酸鬼吗?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像你们这样低贱的人就应该去厕所睡觉

  八儿耐地皱了皱眉,猛睁开了双眼,只见床的旁边还站着几个人领头的正是中午讽刺八儿正逸。

  睡得正香的小白和黄米突然被人吵醒,很是生气黄米率真先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正逸又是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事儿

  正逸挖了挖耳朵,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的,中午你们几个穷酸鬼擅自带走学校的饭,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现在你们又抢了我们的宿舍,你说该怎么办?

  黄米迟疑了一会儿,八儿从床上跳到了毯子上,不慌不忙地对着自大的正逸首先中午的饭是杨校同意我带回去的,而且学校也没有规定学生不能带饭回去其次学校不是你家这个宿舍也更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让我们把宿舍让给你

  正逸不屑地回道凭什么就凭我爸是这里的主任,我想睡哪就睡哪现在我和我兄弟想睡这儿了,你就必须把这里让给我们不然我就告诉我爸,让他把你们都给开除了

  小白忍无可忍对着正逸挥舞着拳头大声喊道有种你就试试

  几个人瞪大了双眼怒视着对方,硝烟弥漫整个宿舍

  闻声赶来的杨校推门走了进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人在这儿

  正逸对着八儿吐了吐舌头后,委屈地对着杨校杨叔这些人占了我们的宿舍,还要打我们

  杨校皱了皱眉又看八儿这是怎么回事?

  八儿没有说话黄米却不能忍了,“杨校,这个人简直是仗势欺人,还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三番五次过来挑衅我们,我们在这儿选好了宿舍睡得正香,他过来把我们吵醒,还叫我们把宿舍让给他们而且我们根本没有打,他们还在那里血口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杨校点了点头,严肃看向正逸:“正逸,是这样的吗?

  正逸愤恨地盯着黄米哑口无言

  杨校叹了口气,对着正逸你父亲是我提拔上来的,你不应该因为你父亲的权利而在学校横行霸道现在你要向八儿他们道歉

  正逸还想辩解,杨校却打断了他的话,我可不想因为你而让你爸降职

  正逸不甘又无奈地对八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三番五次讽刺你说完他就带着他的兄弟夺门而出


  午后散步

  正逸走后,宿舍终于安静下来,杨校恢复了以往柔和的态度,对着愣神的八儿说:”好了,闹事的人走了,你们再睡一会儿,待会儿带你们出去散步。“

  八儿冲着杨校笑了笑,点了点头,转身爬上了床。杨校缓缓地打开门,转身望了八儿一眼后,便退了出去。门“咔嚓”一声,关上了,八儿睁开眼睛,心里总有几个问题:为什么杨校对我这么好?刚刚他看我一眼的含义是什么?还有,自己真的和姐姐有血缘关系吗?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太多问题了,生活就像一滩污水,让八儿十分迷茫。他干脆不再想了,闭上眼睛睡觉,渐渐的,困意袭来。八儿陷入了梦境中……

  梦中,他的姐姐对他说,他是捡来的,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七儿说完,便转身就走了。八儿叫了她一声,她没有回应,八儿向七儿的方向奋力地跑,当他快要碰到七儿时,七儿突然消失了,八儿愣在原地。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一个男声,“苏天晨。”八儿诧异地转过身,看见一个50多岁的男人和一个40多岁的女人正向他走来。“你是?”“我是你的生父,苏安民。”“生父?”八儿彻底僵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见到生父,或者说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是一个孤儿。当八儿抬起头,想仔细看看自己的父亲时,他们突然不见了。看见到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少女,少女脸上并没有像姐姐一般柔和的笑,而是一脸傲气地盯着他看,“一个私生子也配和我分享家业?做梦吧!你一个杂种,贱人生的儿子,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八儿猛的坐起身,摸了摸后背,一片湿汗。他回忆着梦里的内容,心里一阵后怕,这是真的吗?我真的是一个私生子?八儿难过地想。他好不容易摆脱了梦魇,看了看时钟,时针指向了下午一点半,还有10分钟。他心里想:杨伯伯马上就会带我们出去玩儿了。想到这里,八儿的坏情绪渐渐消失,变得轻松许多。

  果然不出八儿所料,10分钟后,杨校准时开门走了进来。这时的杨校穿了一身休闲装,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好了,男孩们,都从美梦中醒来吧,马上就要带你们出去了。”说完,杨校就转身出去并关上了门。八儿等杨校走出门,快速地起身穿起衣服,并把黄米和小白叫醒,“快醒醒,马上就要去散步了。”

  听到这话黄米立刻坐起身,并用力摇醒身旁的小白,“胖子,快起床了。”小白翻了个身,嘀咕了一声,“让我再睡一会儿。”黄米见他不起床,又用力地摇了摇他。奈何小白太胖,黄米根本摇不动他。黄米无奈地摇了摇头,思索了一会儿,灵机一动,用手做出扩音器的样子,对着小白的耳朵叫道:“小白,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小白猛然惊醒,“什么时候吃饭?”

  “吃什么饭啊?”黄米用力拍了一下小白的脑袋,“赶紧穿衣服,出去玩儿。”

  小白失望地下床,慢吞吞地穿上衣服。黄米也下了床,麻溜地穿上衣服。敲门声再次响起,三人穿戴整齐,跟着一大群人向集合点走去。

  杨校站在中间,对周围的孩子大声说:“按老规矩。想去游乐场的去游乐场,想去运动的去运动,想去泳池的去泳池,哪都不想去的,可以跟我来,我带你们出去玩。”

  这话刚一说完,所有孩子就一哄而散,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还待在原地,当然其中包括了八儿三人。

  杨校柔和地说:“剩下的人和我来吧。”

  跟着杨校走出高大的校门,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听见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夕阳斜斜地洒在地上,马路上好像铺了一层薄薄的金霜。走在树木成荫的人行道上,宁静、悠闲,就在夕阳的包裹下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坪上。

  杨校转身对所有人说:“今天我们去摘果子。”

  大家四周望了望,哪里有什么果子啊,到处都是草树,连朵花都看不到。

  杨校仿佛猜到了他们的心思,“用眼睛看当然看不到,你们要用心去找,就能找到一大片果园。好了,大家就沿着这些小道走,如果有一个人发现果园的话,就像另外几人通报。”说着,他从包里掏出几个对讲机来,每人发了一个,“现在,开始行动。”

  八儿和另外两人讨论了一下,决定走最中间的路,因为中间的路较为平坦,隐约能看到鞋印。三人握着对讲机,朝中间的路走去。

  太阳渐渐落下,森林里格外的宁静,隐约能听到鸟叫声。三人拉着对方的手向前走,突然,小白停了下来,八儿一个没注意,撞在了小白的身上,“哎哟。”

  “对不起,八儿,前面有个分叉路,我们该怎么走?”小白转身问八儿。

  八儿从小白身旁挤过去,看了看分岔路,思索了一会儿后,指向左边的路,“走这条吧。”黄米和小白疑惑地跟着

 





 


未完待续

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幻想 最后更新时间: 2021年06月06日18时10分56秒    责任编辑1:郝云云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琉璃小七凡间的生活 下一篇凶狮震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